设计增长官

我个人认为,传统的市场营销和设计有很多相似之处:老板永远知道有 50% 的工作是浪费的,但是永远不知道是在哪里。市场人员和设计师都很追求方法、专业度、创意、包装,且不怎么关注衡量效果。所以这些现象也给设计师敲响了警钟:如果再保持传统的做事方式,那么也许终有一天,设计师会被产品设计师取代,设计总监会被设计增长官取代。

《破茧成蝶2》

Myth #34: Simple = minimal

原文链接

Simplicity is key to great and innovative product design. But simplicity (reduction of complexity) is way often confused with minimalist style (reduction of elements). In fact, simple looking, minimal product UIs often carry hidden complexity.

Design decisions aiming for reduction can easily introduce more friction and cognitive load, leading to a more complex user experience. Icons without text labels are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non-standard gestures provide no obvious affordance, the minimalist hamburger menu was proven many times to perform poorly.

We should all strive for simplicity, but we must make sure not to oversimplify for the sake of minimalism. As Albert Einstein put it, “Everything should be made as simple as possible, but not simpler.”

Minimalist style doesn’t always lead to product simplicity

  • Julie Zhuo, product design director at Facebook, says that one of the most common design mistakes is “overvaluing simplicity and style at the cost of clarity.” – The 5 Most Common Design Mistakes
  • Tim Brown, CEO of IDEO, makes a clear distinction between minimalism and simplicity: minimalism is a style, “a reaction to complexity whereas simplicity relies on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complex.” Minimalism is only skin deep. Simplicity comes from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whole experience. – Simple or minimal?
  • In a similar vein, Steven Sinofsky contrasts minimalist design (reducing the surface area of an experience) to frictionless design (reducing the energy required by an experience), saying that “The minimalism is wonderful, but the ability to get going comes with high friction. The Unix philosophy of small cooperating tools is wonderfully minimal (every tool does a small number of things and does them well), but the learning and skills required are high friction.” – Frictionless Design Choices
  • “Less buttons, switches, and options do not make something simple.” says Jason Stirman – Simple and Clean
  • Dan Saffer argues for visible design. He says that “not only are visible designs potentially more valuable, they are potentially more usable as well.” – The Myth of Invisible Design
  • John Maeda writes in his book, The Laws of Simplicity: “On the one hand, you want a product or service to be easy to use; on the other hand you want it to do everything that a person might want it to do. […] The simplest way to achieve simplicity is through thoughtful reduction. When in doubt, just remove. But be careful of what you remove.”
  • More is often…more: “In some cases designs actually need more of something to become simple.[…] Prevailing wisdom suggests that simplicity is about less…removal and reductionism. But simplicity is really about comprehension and clarity of purpose…can we design such that people instantly understand what’s going on and make a confident decision about what to do next?” – What does it mean to be simple?
  • Frank de Jong explains that a minimal UI is only one way to simplicity, and often not the best way: “by forcing a minimalistic design on the provided functionality, an interface feels less simplistic. The reduction of meaningful information leads to confusion, and in the end: a flawed user experience.” – We want more by seeing less
  • Frank Chimero writes: “I am tired of simple things. Simple things are weak. They are limited. They are boring. What I truly want is clarity. Give me clear and evident things over simple things.” – Only Openings
  • Jonas Downey asks why some cluttered, complex products become wildly successful, like Facebook, Craigslist or Photoshop. “The answer is that these products do an incredible job of solving their users’ problems, and their complex interfaces are a key reason for their success.” – Why I love ugly, messy interfaces — and you probably do too

Minimalist UIs that led to complex UX

  • BMW iDrive: The iDrive in-car infotainment control system started with a minimal approach: in the first version, the only control was a turn knob. Later on, due to extensive consumer feedback, 2 extra buttons were added. Now it features 8 dedicated buttons, greatly improving the user experience and driving safety. – iDrive
  • Fitbit Flex: Jesse Weaver examines how the minimalist UI of the Fitbit Flex can put the user experience at risk – When Simplicity Becomes Complexity: 3 Design Lessons From Using a Fitbit
  • The hamburger menu: In the name of minimalism and clean design, moving a mobile app’s navigation into an off-screen menu, called the hamburger menu, can easily cost a good chunk of engagement, as the examples of Zeebox or Facebook show.
  • The overflow menu: it is very similar to the hamburger menu with the added benefit that multiple can be placed on a screen. But “The trouble with overflow menus is that you didn’t actually take anything away, you just obnoxiously obfuscated it.” – Stop the overuse of overflow menus

Zoltan Gocza

联结

几百年来,我们一直坚信:艺术和哲学是人类存在的根基,而科学和技术只是文明的外延。我们总是听人说,对美的体验和洞察只能通过艺术来获得,但艺术又从何而来?它难道不是一种二手的、有限的描绘,其源头正是对广阔世界直接的观察与体验?知识能为这些观察赋予重大的意义。看到昆虫振翅、阿米巴虫分裂、胎儿成形,你或许会惊叹于自然的奇妙;但只有去追寻这些现象背后的原理,你才能体验到最强烈的震撼。

联结

琢磨先生

如果真有看上的衣服,但两件都喜欢怎么办?我的经验是选第一件,因为后来喜欢的都会以第一件为参考基准,不如直接买第一件图个心安,后悔了,再来买呗,这事可以感性。但如果在两个喜欢的人之间犹豫,选后来那个,如果前一个够好,就不会喜欢后面那个了,这事得靠理性。

琢磨先生

欧米茄传奇

欧米茄团队是这家公司的灵魂。虽然该公司其他部门通过开发各种狭义人工智能(narrow AI)的商业应用赚得盆满钵满,让公司得以按部就班地运转下去,但欧米茄团队却一直秉承并追寻着公司CEO的梦想:建造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简称AGI)。因此,其他部门的员工都亲切地称他们为“欧米茄”,并把他们视为一群不切实际的梦想家,因为他们似乎总是与自己的目标差着几十年的距离。但是,人们喜欢纵容这些人,因为欧米茄团队的前沿工作为公司带来了声望,他们为此感到高兴。同时,欧米茄团队偶尔会改进一些算法供其他部门使用,这让他们十分感激。

然而,其他部门的同事不知道的是,欧米茄团队之所以精心打造自己的形象,是为了隐藏一个秘密:他们马上就要启动人类历史上最勇敢无畏的计划了。那位极富个人魅力的CEO亲自挑选了这些人,不只是为了培养杰出的研究人员,还为了实现他帮助全人类的雄心壮志和坚决承诺。他告诫欧米茄团队,这个计划极端危险,如果被不怀好意的人发现了,他们就会不择手段地甚至实施绑架来制止这个计划,或者盗走他们的代码。但是,这些人已经全身心投入其中了。他们的理由和当年众多世界顶尖物理学家加入“曼哈顿计划”开发核武器的原因差不多:因为他们都坚信,如果自己不率先做出来,就会有其他不那么高尚的人捷足先登。

欧米茄团队建造的人工智能昵称叫“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它一天比一天强大。诚然,它的认知能力在社交技能等许多方面还远远落后于人类,但欧米茄团队竭尽全力让它在一个任务上表现超凡,这个任务就是编写人工智能系统。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计划,是因为他们相信英国数学家欧文·古德在1965年提出的“智能爆炸”(1)理论。古德说道:

让我们给“超级智能机器”(ultraintelligent machine)下一个定义,那就是:一台能超越任何人(无论这个人多么聪明)的所有智力活动的机器。由于设计机器也属于这些智力活动中的一种,因此,一台超级智能机器就能设计出更好的机器;那么,毫无疑问会出现一种“智能爆炸”,到那时,人类的智能会被远远甩在后面。于是,第一台超级智能机器就会成为人类最后一个发明,只要它足够驯良,并告诉人类如何控制它就行。

欧米茄团队认为,只要他们能让这个不断迭代的“自我改善”过程持续下去,那么最终,这台机器就会变得非常聪明,足以自学其他有用的人类技能。

第一个100万美元

一个星期五的早晨9点钟整,欧米茄团队决定启动这个计划。在一间闲人免进的巨大空调房间内,层层叠叠的架子排成长列。普罗米修斯就在这一排排为它“量身定制”的计算机集群中嗡嗡鸣响。为了安全起见,它没有接入互联网。不过,它在本地存储着一份包含互联网大部分内容的副本作为训练数据,以便从中学习(2),这些数据来自各大知识汇集网站及社交平台数据库。欧米茄团队挑选这个时间点是为了可以不受打扰地工作:亲朋好友都以为他们参加公司的周末拓展活动去了。办公室的小厨房里塞满了微波食品和提神饮料。一切准备就绪。

启动伊始,普罗米修斯在编写人工智能系统上的表现还是比人类略逊一筹,但很快,这个缺点就被它极快的速度所弥补了。当欧米茄团队正猛灌红牛时,普罗米修斯也在以破竹之势解决着问题。如果换算成人类需要的时间,那得几千年之久。到早上10点钟,普罗米修斯已经完成了对自身的第一次迭代。这个2.0版本虽然比过去稍微好一点,但还是比不上人类。然而,到了下午2点钟,当普罗米修斯迭代到5.0版本时,欧米茄团队惊呆了:它已经大大超越了他们的预期,而且它进步的速度似有加快的迹象。夜幕降临时,他们决定用普罗米修斯10.0版本来启动计划的第二阶段:赚钱。

欧米茄团队的第一个目标是亚马逊的MTurk(3)。这是一个众包网络市场,于2005年上线后,发展十分迅速,很快就聚集了成千上万来自全球各地的人。他们夜以继日地奏出了一支支“HIT”奏鸣曲——HIT指的是“人类智力任务”(Human Intelligence Tasks),范围十分广泛,从音频录制到图像分类和网页描述撰写,应有尽有,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只要你完成得足够好,没人在乎你是不是人工智能。对于其中大约一半的任务,普罗米修斯10.0版本完成得都还算可以。欧米茄团队让普罗米修斯用狭义人工智能设计出了一个简洁的软件模块,专门用于处理这些任务,但除此之外,这个模块什么也干不了。接着,他们把这个模块上传到了亚马逊的网络服务器上,这是一个可以运行虚拟机的云计算平台。在这个云平台上,他们租了多少虚拟机,就可以运行多少虚拟机。欧米茄团队在亚马逊云计算服务上每花费一美元,都能从MTurk上赚回超过两美元的价值。亚马逊一点儿也没发现,自己公司内部竟然存在着这样惊人的套利机会!

为了掩盖踪迹,在前几个月中,欧米茄团队小心谨慎地用假名创建了几千个MTurk账户。现在,普罗米修斯建造的软件模块正冒名顶替着这些账户的身份。MTurk的客户通常会在事后8小时左右付款。一旦收款,欧米茄团队又将这些钱用来购买更多的云空间,供给普罗米修斯使用。在这个过程中,普罗米修斯不断升级,它的最新版本写出来的任务模块也变得越来越厉害。由于欧米茄团队的钱每8小时就能翻一番,因此在MTurk上的任务很快便达到了峰值。同时,他们发现,如果不想引起过多的注意,最好把日收入控制在100万美元以下。不过,普罗米修斯已经为他们的下一步计划提供了足够多的钱,欧米茄团队已经无须向公司财务总监申请经费了。

危险游戏

启动普罗米修斯之后,除了在人工智能研究上取得突破之外,欧米茄团队最近还热衷于用它来赚钱:赚得越快越好。从本质上来说,整个数字经济的红利都是唾手可得的,但从哪里开始比较好呢?是开发计算机游戏,还是做音乐、电影或者软件?是写书、写文章,还是炒股,或者捣鼓和贩卖新发明?简单来说,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如何才能实现投资回报率的最大化,但一般的投资策略在欧米茄团队面前实属小巫见大巫:在通常情况下,如果年均回报率能达到9%,投资者就会很满意了;然而,欧米茄团队在MTurk上的投资达到了每小时9%的回报率,平均每天能赚到8倍多的钱。那么,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呢?

欧米茄团队的第一个想法是去股票市场大捞一笔,毕竟,许多对冲基金都在这上面砸了重金,而欧米茄团队中的几乎每个人都曾在人生中的某一时刻,拒绝过为对冲基金开发人工智能系统的高薪工作。你可能还记得,这也正是电影《超验骇客》(Transcendence)中的人工智能赚得第一桶金的方法。但是,前些年的一场股市崩盘促使政府对金融衍生品出台了一些规范措施,限制了他们的选择范围。很快,欧米茄团队就意识到,即便他们能够获得远高于其他投资者的回报,但这点利润比起销售自家的产品来说还是相差甚远。毕竟,当全世界第一个超级智能都在为你工作时,你显然最好投资自家的产品,而不是寄希望于别人家的。当然,例外也是可能存在的,比如,你可以用普罗米修斯超人的黑客技能来获取内幕消息,然后购买那些即将上涨的股票的看涨期权。但欧米茄团队认为,这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注意,因此不值得这么做。

于是,欧米茄团队将重点转向了那些可以研发和销售的产品,其中,电子游戏看起来是个很不错的选择。普罗米修斯很快就具备了极为高超的技能,能够设计出引人入胜的游戏,还能轻易地应对程序、平面设计、光线追踪等成品所必需的任务。此外,它还分析了网络上关于人们偏好的所有数据,知晓了哪一类游戏是玩家的最爱,据此发展出了一种根据销售收入来优化游戏的超能力。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欧米茄团队的许多成员都曾夜以继日地泡在游戏《上古卷轴5:天际》(The Elder Scrolls V: Skyrim)中。2011年,这款游戏在刚发布的第一星期,总销售额就超过了4亿美元。因此,欧米茄团队相信,在100万美元的云计算资源的支持下,普罗米修斯在24小时内一定能开发出一款像《上古卷轴》一样令人上瘾的游戏。他们可以在线销售这款游戏,并让普罗米修斯在博客圈里假扮玩家来大聊特聊,引爆热度。如果能在第一个星期入账2.5亿美元,他们就能在8天内将投资翻8倍,每小时的回报率高达3%,虽然比他们在MTurk上的表现略显逊色,但更具可持续性:假如普罗米修斯能每天开发出一款游戏,不久之后,他们就能赚到100亿美元,而不用担心游戏市场饱和。

但是,欧米茄团队中的一位网络安全专家坦率地表达了对这个游戏计划的不安。她指出,这个计划可能会带来一个可怕的风险:普罗米修斯可能会“逃脱”,并“抢夺自己命运的控制权”。过去,由于不清楚普罗米修斯的目标在自我提升的过程中会如何变化,因此为了安全起见,欧米茄团队决定不遗余力地将普罗米修斯“关起来”,囿于“盒”中,让它无法“逃”到互联网上。对运行在服务器机房中的普罗米修斯主机,他们采取了物理隔绝的手段:那里根本没有网络连接,普罗米修斯输出的所有数据都以信息和文件的形式传输给一台被欧米茄团队严格控制的计算机。

将普罗米修斯开发的复杂程序放到联网的计算机上运行,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欧米茄团队根本不清楚它会做什么,也完全不知道它会不会做某些事情,比如在互联网上像病毒一样扩散自己。在测试普罗米修斯为MTurk上的任务写的软件时,为了谨慎地提防这种情况的发生,欧米茄团队只在虚拟机中运行这些软件。虚拟机是一个模拟计算机的程序,比如,苹果电脑的许多用户会购买虚拟机软件,通过“欺骗”苹果电脑这是一台Windows电脑,来让它们运行Windows程序。欧米茄团队建造了自己的虚拟机,其昵称叫“潘多拉魔盒”。它模拟的是一台超级简单的机器,去除了计算机通常拥有的所有附件,没有键盘,没有显示器,没有音箱,也没有网络连接,什么都没有。举个例子,对于MTurk上的音频誊录任务,欧米茄团队对虚拟机进行了设置,只允许一个音频文件输入潘多拉魔盒,也只允许一个文本文件输出,即誊录好的文字。这些规则之于魔盒内部的软件,就好像物理定律之于身处宇宙中的人类一样:软件无法冲出魔盒的藩篱,就好比人类再聪明,也无法实现超越光速的星际旅行。除了上面所说的输入和输出单个文件之外,潘多拉魔盒内部的软件实际上就像被困在了一个拥有自己的计算规则的平行宇宙。欧米茄团队患有严重的“逃脱”恐惧症,因此,他们也在时间维度上加了枷锁,限制了不受信任代码的生存期限。比如,潘多拉魔盒中的誊录软件每完成一个音频文件的誊录,魔盒中的所有内存都会被自动抹去,程序会自动从零开始重新安装。这样,当它开始下一个誊录任务时,就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也就不能从过去中学习。

当欧米茄团队在MTurk项目中使用亚马逊的云服务时,他们能将普罗米修斯编写的所有任务模块都装进云端的潘多拉魔盒,因为在MTurk上输入数据和输出数据都非常简单。但是,对严重依赖图像的计算机游戏来说,这是行不通的。他们无法将游戏装进潘多拉魔盒,因为它们需要彻底访问玩家计算机上的所有硬件。此外,他们不想冒险,因为一些懂计算机的用户可能会分析游戏代码,从而发现潘多拉魔盒,并调查其中的秘密。“逃脱”风险不仅置游戏市场于危险当中,还可能会牺牲其他软件市场,而后者是规模巨大并且有利可图的,遍地都是千亿美元的机会。

第一个10亿美元

欧米茄团队缩小了搜寻的范围,只关注那些价值极高、数字化、易于理解的产品,因为数字化产品的生产周期短,而那些易于理解的产品,比如文字或电影等不会带来“逃脱”的风险。最后,他们决定成立一家媒体公司,以动画片为起点。公司的网站、市场计划和新闻稿在普罗米修斯变得超级智能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而唯一欠缺的,就是内容。

为了设计出人工智能系统来编写软件,好完成那些令人抓狂的MTurk上的任务,普罗米修斯经过了慎重的优化。到了星期日的早上,尽管它的能力已经变得异常强大,能够持续不断地从MTurk中敛财,但它的智力依然比不上人,在某些事情上它并不擅长,譬如制作电影,不擅长这些事并不是因为某些深层的原因,而更像是詹姆斯·卡梅隆并不是出生时就擅长拍电影一样:这是一个需要时间来学习和打磨的技能。与人类儿童一样,普罗米修斯能从手边的数据中学习任何它想学的东西。卡梅隆为了学习读写,花了几年时间,而普罗米修斯在星期五一天就完成了这项任务,那一天,它还腾出时间阅读了Wikipedia的所有词条,外加几百万本书。不过,制作电影更加不易。写出一个让人们觉得有趣的剧本,和写书一样困难,需要细致入微地理解人类社会,并了解人们认为的具有娱乐性的事情;将剧本最终变成视频不仅需要对虚拟演员以及它们身处的复杂场景进行大量的光线追踪,还需要制作大量的虚拟声音和扣人心弦的音乐音轨,诸如此类。到了星期日早晨,普罗米修斯不仅能够在一分钟内看完一部时长两小时的电影,还能够看完由这部电影改编的所有书籍、网上的所有评论和评分。欧米茄团队注意到,当普罗米修斯一口气看了几百部电影之后,开始能很精准地预测一部电影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以及它会如何吸引不同的观众。实际上,它还学会了撰写影评。欧米茄团队觉得普罗米修斯的影评写得颇有见解,对剧情、演技、技术细节(例如光线和拍摄角度)等方面都能提出独到的看法。欧米茄团队认为,这意味着,当普罗米修斯能自己制作电影时,就会知道什么样的电影能获得成功。

为避免人们到时追问虚拟演员的真实身份,欧米茄团队要求普罗米修斯先制作一些动画片。到了星期日晚上,为了犒劳这个疯狂的周末,他们决定把灯光调暗,边吃爆米花,边喝啤酒,然后一起观看普罗米修斯的电影处女作。这是一部和迪士尼的《冰雪奇缘》差不多的奇幻喜剧动画片,其中的光线追踪是由普罗米修斯在亚马逊云端编写的“盒中代码”来完成的,这项任务几乎把当天在MTurk上赚到的100万美元利润都用光了。电影一开始,他们就在感叹,这样一部电影竟然是由机器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创作出来的,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惊讶又害怕的事情啊!不过不久之后,他们就顾不上想这些了,他们开始为电影中的插科打诨而开怀大笑,为激动人心的时刻而屏住呼吸。在感人的结局处,有些人甚至流下了眼泪。他们是如此地全神贯注,都忘了这部电影的创作者是谁。

欧米茄团队计划在下一个星期五上线他们的网站,因为要给普罗米修斯留出充足的时间来生产更多的内容,也要给他们自己腾出时间来做一些普罗米修斯做不到的事情,例如购买广告位,并为过去几个月中创立起来的空壳公司招聘员工。为了掩盖踪迹,他们的官方介绍告诉大家,这家媒体公司从独立的电影制作人那里购买内容,这些制作人通常是那些低收入地区的高科技创业公司。为了方便起见,欧米茄团队把这些虚假的供应商设立在偏远的地区,例如蒂鲁吉拉伯利(Tiruchirapalli)和雅库茨克(Yakutsk)。这些地方,连最好奇的记者也懒得去拜访。他们招聘的员工全部隶属于市场和管理部门。这些员工会告诉所有询问的人,他们的制作团队位于另一个地方,此时不便接受访问。欧米茄团队也没公开与这家媒体公司的关系。为了与官方介绍相吻合,他们为公司想了一个口号——连接世界上的创作天才,并宣传说,他们的品牌是摧枯拉朽且与众不同的,因为他们用前沿技术将力量赋予那些具有创造力的人,特别是那些身处发展中国家的人。

星期五到来了。好奇的访客开始登录欧米茄团队的网站。他们看到的内容令人联想到奈飞和葫芦(Hulu)这类在线娱乐服务商,不过,又有点有趣儿的不同。所有动画系列片都是全新的,从来没有人听说过它们。这些动画片相当迷人:大部分系列都由45分钟长的剧集组成,剧情超级吸引人,每集的结尾都会使你对下一集充满期待。并且,与竞争对手相比,它们的价格更便宜。每部片子的第一集都是免费的,剩下的每集你可以试看49秒,或者以折扣价格观看整个系列。一开始,总共只有三个系列,每个系列只有三集。但很快,每天都有新的剧集加入。同时,迎合不同口味的新系列也在源源不断地更新进来。

最初两个星期,普罗米修斯的电影制作技术突飞猛进,不仅在于影片质量方面,还在于它具备了更高明的算法来进行人物模拟和光线追踪,这极大地降低了制作每集片子所需的云计算成本。结果,欧米茄团队在第一个月就发布了几十部新片,针对的人群涵盖了幼儿和成人,同时扩张到了所有主要的语言市场,使得他们的网站远比所有竞争对手的更加国际化。一些影评人感到十分震惊,因为这些动画片不仅音轨是多语言的,连视频本身也是。例如,当某个角色在讲意大利语时,他的嘴部活动与意大利语是匹配的,而且也会相应地做出意大利人特有的手势。尽管普罗米修斯现在有能力完美地将电影中的虚拟人物制作得与真人无异,但欧米茄团队没让它这么做,以避免泄露底牌。相比之下,他们动画片中的人物形象都是半写实风格的,内容则主要集中在那些传统上多采用实景真人电视剧和电影的流派,以便与它们竞争。

欧米茄团队的网站令人上瘾,用户量迅速地增长起来。许多粉丝发现,这些动画片中的人物比好莱坞最大手笔的电影作品中的人物更聪明,情节更有趣,而且还欣喜地发现,其价格也更低,更容易负担得起。在广告的积极推动下(欧米茄团队能负担得起广告费,因为他们的制作费几乎为零),他们获得了极佳的媒体覆盖率和口碑。在网站上线后的一个月内,全球收入就激增到每天100万美元。两个月后,他们击败了奈飞公司。三个月后,每日入账1亿美元,开始与时代华纳公司、迪士尼公司、康卡斯特公司和21世纪福克斯公司比肩,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媒体帝国之一。

欧米茄团队的成功引起了轰动,招致了大量不必要的关注。一些人开始怀疑,为什么他们在财政上只投入了一小部分就拥有了强大的人工智能。欧米茄团队策划了一场相当成功的“虚假内容”营销活动。在光鲜亮丽的曼哈顿新办公室中,他们新招聘了一批发言人,来传递他们的理念。欧米茄团队还在全世界雇用了许多人来作幌子,请他们来创作新系列,其中甚至包括一些真正的剧作家,但没有人知道普罗米修斯的存在。欧米茄团队的国际承包商网络错综复杂,令人迷惑,这让他们的员工相信,大部分工作一定是其他地方的什么人来完成的。

为了不让过多的云计算量引起怀疑,欧米茄团队还雇用了工程师,开始在世界各地修建一系列庞大的计算中心,而这些计算中心都隶属于他们的空壳公司。由于这些计算中心大都依靠太阳能,因此欧米茄团队对当地政府宣称,它们是“绿色数据中心”,但实际上,它们的功能主要是计算而不是存储数据。普罗米修斯设计了蓝图的每一个细节,而且只使用现成硬件,并对其进行了优化,使得施工时间被尽可能地缩短。那些修建和运营这些中心的人根本不知道那里计算着什么。他们认为自己管理的是商用云计算设备,就像亚马逊公司和微软公司的一样;他们只知道,所有的销售行为都是由远程控制的。

新技术

几个月之后,由于普罗米修斯超人的规划能力,由欧米茄团队操控的商业帝国开始涉足世界经济中越来越多的领域,并开始站稳脚跟。通过仔细分析全球的数据,普罗米修斯在第一个星期就已经向欧米茄团队展示了一份详细的逐步增长计划,并在数据和计算资源持续增长的过程中不停地改善和精炼。尽管普罗米修斯还远算不上无所不知,但它现在的能力已经大大超过了人类,因此被视为完美的“先知”,尽心尽责地对人们提出的所有问题给出精妙的回答与建议。

普罗米修斯的软件现在已经被高度优化,将它所栖身的硬件功能发挥到了极限。但这些硬件是由人类设计的,能力乏善可陈。因此,正如欧米茄团队所预计的那样,普罗米修斯提出了一些能极大改进这些硬件的建议。但因为害怕它“逃脱”,他们拒绝修建可供普罗米修斯直接操控的机器人施工设备。相反,欧米茄团队在世界各地雇用了大量顶级科学家和工程师,让他们阅读普罗米修斯撰写的内部研究报告,谎称那是由其他地方的人所写的。这些报告详细叙述了新颖的物理效应和生产工艺,他们的工程师很快对其进行了测试,并很快理解和掌握了这些技术。人类的研发周期通常需要若干年的时间,而试错的周期又很缓慢,但当下的情况十分不同:普罗米修斯已经想出了下一步,所以,唯一的限制因素就是在普罗米修斯的指导下,人们能以多快的速度理解和制造出正确的东西。一个好老师能帮助学生迅速地学习科学知识,远远快于学生自己从零开始,这正是普罗米修斯神不知鬼不觉地对这些研究人员所做的事情。由于普罗米修斯可以精确地预测,在工具不同的条件下,人类分别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理解和制造出正确的东西,因此,它开发出了一条最快的前进路线,即优先考虑那些能迅速被人类理解和制造的新工具。有了这些新工具,人类就很容易开发出更加先进的工具。

本着创客精神,欧米茄团队鼓励工程师团队使用自己的机器来制造更好的机器。这种自给自足不仅节省了资金,还让他们在面对未来的外界威胁时不至于变得那么脆弱。在两年内,他们制造出了世界上空前先进的计算机硬件。为了避免外部竞争,他们把这项技术隐藏起来,只用它来升级普罗米修斯。

对于外部世界来说,人们只是注意到了一波惊人的科技繁荣。世界各地突然爆发出许多新公司,在几乎所有领域都发布了革命性的新产品。韩国一家初创公司发布了一种新电池,能存储笔记本电脑电池两倍的电量,但重量轻了一半,还能在一分钟之内充满电。芬兰一家公司发布了一款便宜的太阳能电池板,效能达到了当前最强竞争者的两倍。德国一家公司发布了一种可大规模生产的新型电线,在室温下具有超强的导电性能,颠覆了能源产业。波士顿一家生物技术集团宣布,他们正在对一款减肥药进行二期临床实验,据他们声称,这是第一款绝无副作用的高效减肥药;而有流言称,一家印度机构已经在黑市上销售与这种减肥药差不多的药物。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公司也在对一种引起轰动的癌症药物进行二期临床实验,这种药物能够让身体的免疫系统识别和攻击常见的几种癌症变异。

这样的例子层出不穷,引发了一场关于“科学黄金新时代”的大讨论。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机器人公司开始像雨后的蘑菇一样在全世界各地冒出来。虽然这些公司造出的机器人,没有一个能与人类智能相媲美,并且大多数看起来压根不像人,但它们对经济却造成了极大的扰动。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们逐步取代了制造、运输、仓储、零售、建筑、采矿、农林渔业等多个行业的人类劳动力。

多亏了高明的律师团队的艰苦工作,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所有这些公司其实都是受欧米茄团队控制的,只不过中间存在着一系列媒介罢了。普罗米修斯通过不同的代理人,用引起轰动的专利,洪水般席卷了全世界的专利局。这些发明逐渐占据了各大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

虽然这些破坏性的新公司在竞争中树立了强大的敌人,但它们也培养了更强大的伙伴关系。这些新公司的利润实在太高了,并且,在“投资我们的社区”这种口号之下,它们用大部分利润为社区项目雇用员工,而这些人通常是那些从被迫破产的公司扫地出门的失业员工。这些新公司用普罗米修斯生成的详细分析报告来寻找,什么样的工作能以最低的成本为员工和社区创造出最大的价值,通常聚焦在社区建设、文化事务和看护服务上;在较贫穷的地区,还包括了建立和维护学校、医疗机构、日托中心、老年看护中心、经济适用房、停车场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等。几乎所有地方的人都赞同,这些事情早就应该做了。慷慨的捐赠还流进了当地政客的腰包,以保证他们在公司进行社区投资时会保持好脸色,并给予鼓励。

获得权力

欧米茄团队成立媒体公司不只是为了投资那些早期的技术公司,还为了他们大胆计划的下一步:统治世界。在成立后的第一年,欧米茄团队在全球节目表中都增加了非常精彩的新闻频道。与其他频道不同,这些频道被定位为公共服务,是亏钱的。实际上,他们的新闻频道也赚不到一分钱,因为没有广告植入,任何人只要有网络就可以免费观看。这个媒体帝国的其他部门可谓印钞机,因此,他们可以在新闻服务上倾注极多的资源,比世界历史上任何一家新闻机构都要多,这一点显而易见。通过极具竞争力的薪酬雇用到的新闻记者和调查记者将精彩的故事与发现搬上了荧幕。任何一个人,只要向欧米茄团队控制的全球新闻网络提供一些有报道价值的内容,比如从本地的公众焦点到暖心的市民故事,都会获得一笔奖励。有了这样的机制,许多具有轰动效应的故事往往都是由他们率先报道的,至少人们是这么相信的;而实际上,欧米茄团队能抢先报道的原因是,那些归功于公民记者的故事其实都是由普罗米修斯在实时监控互联网的过程中发现的。这些视频新闻网站同时也提供专栏播客和文章。

欧米茄团队新战略第一阶段的目的是获取人们的信任,结果非常成功。他们空前的散财精神引发了区域及本地新闻报道热潮,调查记者揭发了许多夺人眼球的丑闻事件。每次,当某个国家在政治上出现严重的分歧,导致人们习惯于偏颇的党派新闻时,欧米茄团队就会成立一个新的新闻频道来迎合各个派系。这些频道表面上分属不同的公司,但逐步赢得了各个派系的信任。有时候,欧米茄团队也会通过中介来购买最具影响力的现有的频道,然后逐步去除广告,进行改善,并引入他们自己的内容。欧米茄团队内部遵从着一个秘密的口号:“真相,只要真相,但不一定要全部真相。”在这些情况下,普罗米修斯通常能提供极好的建议,告诉他们哪些政客需要以正面形象示人,而哪些(通常是那些贪污腐败的人)需要被曝光。

这个策略在世界各地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从此,欧米茄团队控制的电视频道成了最受信赖的新闻来源。欧米茄团队建立起了“值得信任”的口碑,他们的许多新闻故事通过小道消息在大众中流行。欧米茄团队的竞争对手感觉自己被卷入了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如果你的对手拥有更多资金,同时还能提供免费的服务,你怎么可能在竞争中赢得利润?随着这些竞争对手节目的收视率骤减,越来越多的电视网络服务商决定卖掉自家的频道,而购买方通常都是一些后来被证实受欧米茄团队控制的财团。

在普罗米修斯发布的两年后,“获取信任”的阶段已经基本完成,欧米茄团队接着发布了新战略第二阶段的目标:说服。早在这之前,有些敏锐的观察者就已经注意到这些新媒体背后的政治意图:有一股温和的力量在推动着国际社会远离各种形式的极端主义,向中间立场靠拢。虽说他们有许多频道依然在迎合不同的群体,而且这些频道还在继续反映不同宗教信仰和政治派系等之间的敌意,但批评的矛头却变得缓和了一些,主要集中在与金钱和权力有关的具体问题上,而不是有失偏颇的攻击,更不是危言耸听或者风言风语。一旦第二阶段开始变得白热化,这种旨在消解旧日冲突的推动力将会变得日益尖锐起来。欧米茄团队掌控的媒体时常会报道一些关于老冤家陷入困境的感人故事,同时也夹杂着一些声称许多极端战争分子都是受个人利益驱使的调查报道。

政治评论家还注意到,在地区冲突受到抑制的同时,似乎还有一股坚定的力量朝着减少全球威胁的方向推动。比如,世界各地都突然开始讨论核战争的风险。几部卖座的大片刻画了全球核战争在无意或蓄意的情况下爆发了,戏剧化地演绎了战后“核冬天”的场景:基础设施瘫痪,饿殍遍野,眼前呈现的是一幅惨淡的反乌托邦画面。手法老练的新纪录片详细地描绘了“核冬天”会如何影响每一个国家。支持“核降级”(nuclear de-escalation)的科学家和政客在电视上出尽了风头,大肆讨论他们对“应该采取什么有效措施”的最新研究结果,这些研究资金都来自一些科学组织,而这些科学组织是从那些新兴科技公司那里获得了大量捐赠的。结果,一股政治势力开始抬头,解除了核导弹一触即发的警报状态,缩减了核装备。媒体开始重新关注全球气候变化,通常会突出强调普罗米修斯所带来的技术突破,这些突破极大地削减了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意在鼓励政府投资这类新能源的基础设施。

在控制媒体的同时,欧米茄团队还利用普罗米修斯掀起了一场教育革命。普罗米修斯能根据每个人的知识和能力,为他们定制新知识的最快学习方法,让他们高度参与其中,并一直保持高涨的学习动力。它还制作了视频、阅读材料、练习题等学习工具,并对其进行了相应的优化。这样一来,欧米茄团队控制的公司在网络教育方面几乎覆盖了所有学科,并针对不同的用户,在语言、文化背景甚至受教育情况等方面进行了高度的定制。无论你是想学习读写的40岁文盲,还是想了解最新癌症免疫疗法的生物学博士,普罗米修斯都能找到最适合你的课程。这些课程与当今大部分网络课程截然不同:它用超凡的电影制作技能将这些课程视频打造得非常吸引人。而且视频中还加入了许多绝妙的比喻,可以帮助你快速联想、迅速理解,并渴求学得更深入。这些课程多数是免费的,所有想要学习的人为此很开心,同时也正中世界各地教师的下怀,因为他们可以在课堂上播放这些视频,而不用顾及版权问题。

事实上,这一在教育行业风靡起来的超级势力也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政治工具,因为它创造出了一条基于在线视频的“说服链”。在这个链条中,视频带来的洞察力不仅更新了人们的观念,还激起了他们继续观看下一个相关视频的兴趣。通过一个接一个的视频,他们一步步地被说服了。比如,为了消解两个国家之间的冲突,欧米茄团队会在两个国家内部分别发布一些历史纪录片,用一种更加微妙的手法来讲述冲突的起源和爆发。极具教育性的新闻故事告诉人们,一些坚持立场的人只是为了从持续的冲突中获得利益而已,并向人们解释了他们所使用的方法。与此同时,那些像是来自敌对国家的角色开始出现在娱乐频道的大众节目中,而这些节目的论调充满同情心。

不久后,政治评论家发现,有7个政治口号的支持率开始显著上升:

◦ 民主;

◦ 减税;

◦ 削减政府的社会性服务;

◦ 削减军费;

◦ 自由贸易;

◦ 开放边境;

◦ 企业社会责任。

不过,鲜有人注意到这些表象下面隐藏的目的,那就是:侵蚀世界上所有的权力结构。第2~6项侵蚀的是国家权力,世界性的民主化进程让欧米茄团队操控的商业帝国能够在政治领袖的遴选过程中施加更大的影响力。对企业社会责任的强调进一步削弱了国家的力量,因为企业越来越多地接管了过去由政府所提供或者应当由政府提供的服务。传统商界精英的力量也被削弱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在自由市场中与普罗米修斯控制的企业抗衡。因此,他们在世界经济中占据的份额开始逐步萎缩。传统的意见领袖,无论是来自政党还是宗教团体,都缺乏与欧米茄团队操控的媒体帝国相竞争的说服机制。

在这一骤变的风云之下,几家欢喜几家愁。由于教育机制、社会服务和基础设施建设有了长足的改善,冲突得到平息,各地的公司都发布了轰动全球的突破性技术,因此,大多数国家明显笼罩在乐观主义的氛围之中。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很高兴。虽然许多失业人员都得以在社区项目中重新就业,但那些曾经手握权力和财富的人的境遇却每况愈下。这种情况首先开始于媒体和科技领域,但很快就席卷全球。由于冲突减少,各国的军费开支骤降,军方承包商的利益受损。纷纷涌现的初创企业极少公开上市,据它们解释说,因为一旦上市,追寻利益最大化的股东就会阻止公司在社区项目上投入较多的资金。因此,世界股票市场持续下跌,不仅威胁着金融大亨,还威胁着那些指望着以养老基金过活的普通人。公开上市交易的公司利润持续萎缩,更糟的是,全世界的投资公司都注意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所有过去成功的交易算法似乎都失效了,甚至比指数基金的表现还差。似乎总有什么人比他们更精明,在他们自己设计的游戏中击败了他们。

尽管大量权贵人士都开始抵制这一变化,但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反对却收效甚微,就好像他们掉进了一个暗中布好的圈套中。巨大的变化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席卷全球,令人很难追踪,也很难想出一个组织有序的对策。此外,这些权贵人士也完全不清楚自己应该往哪个方向推动。过去的政治势力所呼吁的大部分政治权力都已经实现,但实际上,减税和构建良好商业环境的措施反而是在帮助那些科技水平更高的竞争者。几乎所有的传统工业都在求助,但政府资金却非常有限。这一事实让传统行业陷入了一场毫无希望的战争,但媒体则把它们描绘为一帮没有能力在竞争中立足却又要求政府救济的“大恐龙”。传统的左翼政治势力反对自由贸易和削减政府的社会服务,而青睐削减军费和减少贫困人口,但现在他们的风头却被人抢了。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如今的社会服务已经改善了许多,但却不是由政府实现的,而是由富有情怀的公司推动实现的。一个接一个的调查显示,世界各地的大部分选民都觉得,自己的生活质量得到了大幅提升,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这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数学计算来解释:在普罗米修斯之前,地球上最贫穷的50%人口只赚取了全球收入的4%。因此,即便普罗米修斯旗下的公司向穷人分享的利润只算得上是九牛一毛,也依然能赢得他们的心,更不必说选票了。

世界新秩序

在许多国家,支持欧米茄团队提出的7个口号的政党最终大获全胜。在精心优化过的竞选活动中,他们把自己描绘为中立的政治势力,谴责右翼是只知道寻求救济的贪婪的战争贩子,同时斥责左翼已沦为高税收、高支出的“大政府”窒碍创新的枷锁。但是,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些人都是普罗米修斯精心挑选出来装扮成候选人的。普罗米修斯在幕后操纵着一切,确保他们取得胜利。

在普罗米修斯问世之前,曾经有一段时间,支持“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运动的呼声很高。这个运动提出,政府应当用税收向每个公民发放一笔最低收入,作为技术性失业的补偿。这个运动在企业社区项目运动开启之后就不了了之,因为欧米茄团队控制的商业帝国实际上向人们提供了同样的东西。在以“促进社区项目合作”为口号的掩饰下,一个由许多公司组成的跨国组织成立了一个名为“人道主义联盟”(Humanitarian Alliance)的非政府组织,旨在寻找和资助世界各地最有价值的人道主义项目。不久之后,人道主义联盟得到了欧米茄团队掌控的整个帝国的支持,开始启动规模空前的全球性项目,其中包括帮助那些错过了上一波科技浪潮的国家改善教育和医疗水平,促进经济繁荣,并辅助政府管理。不用说,普罗米修斯提供的项目已经在幕后经过了精心打磨,并根据每美元能带来的积极影响排序。与“全民基本收入”运动提出的“发放少量现金”的方式不同,人道主义联盟会吸引那些它支持的人,并朝着目标前进。最终,全世界大部分人都对人道主义联盟充满了感激和忠诚之情,甚至超过了对自己政府的感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道主义联盟逐渐成了公认的世界政府,而各国政府的力量日渐式微。由于实施减税政策,各国预算持续萎缩,而人道主义联盟却成长起来,它傲视群雄,比所有政府加起来的力量还强大。国家政府扮演的所有传统角色都逐渐变得无足轻重和无关紧要。人道主义联盟提供了更好的社会服务、教育服务和基础设施。媒体消解了国际冲突,使得军费开支不再有必要。日益繁荣的经济水平极大消除了旧日冲突的根源,也就是对稀缺资源的竞争。虽然一些人,包括少数独裁者,强烈反对这个新的世界秩序,拒绝被收买,但他们最终都被精心策划的政变或大规模起义所颠覆。

现在,欧米茄团队已经完成了地球生命历史上最具戏剧性的转变。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的地球由一股单一的力量控制,这股力量又被一个智能体不断增强,这个智能体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它有能力让生命在地球上乃至在宇宙中生息繁盛亿万年。

但是,欧米茄团队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这就是欧米茄团队的传奇故事。《生命3.0》余下的部分则与另一个故事有关。这个故事尚未写就,那就是我们自身的未来与人工智能的故事。你希望这个故事如何开始呢?像欧米茄团队所做的这么遥远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吗?如若真的会,你希望它发生吗?除去对超级智能的猜测,你希望我们的故事如何开始?你希望人工智能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如何影响就业、法律和武器?再望远一些,你希望怎样写下这个故事的结局?

事实上,这个故事确实如整个宇宙那样宏大,因为它所讲述的,就是生命在我们宇宙中的终极未来。而我们,就是这个故事的书写者。

《生命3.0》

僧侣与哲学家

如果我们说人工智慧可以让机器下棋下赢一个人,这并不是证明电脑有意识,只是证明,进行数学性的计算是不需要意识的。也许我们更应该去看人工智慧做不到的事。它可以“玩”,但是它完全不知道玩耍的精神;它可以预估未来,可是它无法为未来忧愁:它可以记录过去,可是它永远无法为过去产生喜悦或悲伤;它不知道怎么哭,怎么笑,怎么对美或丑反应,怎么感受友情或慈悲。最重要的是,一套人工智慧系统怎么可能会怀疑自己是什么?自己死了以后会怎样?说得准确一点,电池没有了之后会怎么样?我是谁?心的本质是什么?就算是一个人工智慧系统,甚至是一个用血肉做成的电脑,都没有办法问出这些问题,更别说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