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e

我们会意识到自己在犯很多错,但是又不得不那样做。不管是身处的环境让我们这样,还是人类心智的弱小不得不如此。在我们面前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最完美的选择,只有错的最少的选择。即使伤害到别人,可能也是不得不如此。但这不是说应该被原谅,只是在错误中让我们更清晰的了解自己。说到底,不过是人

***hd***

****

二十几岁,开始接触、或意识到,身边出现了有很多充满吸引的东西——他们甚至只是吸引,不是一听就让人警惕的那种诱惑。因为他们藏好了消极的一面,看起来全是积极乐观的。在这些东西当中,我开始选择性的忽略一些本不该忽略的负面因素,自诩为代价,同时让我感觉良好,麻痹,然后就开始和自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越来越偏离。

对非理性保持警惕,不管它多诱人。

说上面这些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语言是多么——一如既往的——贫乏。我不想用那些很俗并且带些无聊的词语——积极、消极、目标、动力…我想无休止的享乐,哪有那么多修炼?拼搏?喜欢修炼的人,只是他也觉得快乐罢了,但是这样的人如果招人烦应该是因为他总是直接或者间接的想把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快乐体验强加到别人身上,他恰恰忘记了如果别人把自己对放纵的快乐强加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会是多么的不自在。

我也不想说“理性”——当然这是在我已经比较喜欢使用理性的时候才这样讲的。终究,“理性是感性的奴隶”,一个分支。极具理性的一个代表可能是那堆计算机代码,但它们却总是出现bug,产生崩溃的bug。感情虽然犯错,但事情更多时候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而且,感性才有温度。

看那个其实并不感兴趣也不是很懂的《魔术师时代 : 哲学的黄金十年》才发现,原来研究哲学的人,在生活上也可能会非常滑稽与浑蛋。

***hd***

人类问题备忘录

人们把自然科学还没解决的问题交给了社会科学,社会科学也解决不了的留给了哲学,哲学也讲不懂的分给了文学,文学也没办法的献给了艺术。

艺术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就记录一下。

艺术是人类各种问题的备忘录。

看那些以前不感兴趣的书,好有温度。

***hd***

未知

二零一九末竟然对命理和星座有了点兴趣。偶尔看一下,有时说的还真准。我想我看星座甚至付费看一些命理报告应该是出于以下几个原因吧:1.对随机的敬畏。2.对压力的外部转移。3.无聊,换种方式想想问题。

总之,tempting and good

我从来都要穿秋裤,但只穿灰色的。

near enemy近敌

我想起和平哥开设中华文化课时说的那句话:“你们有知识,但没什么文化。”知识是人类认识客观世界的成果,而文化还包含一个人根植于内心的修养。这两年流行学习,可如果你发现一些想法不单纯的人,也喜欢学习,甚至还和你看过同样的书,听过同样的道理…那种感觉除了讽刺,还真让人不寒而栗。我看来,知识和钱一样,对普通人来说都是利益。佛学有个词语叫“near enemy”,中文叫做近敌。明显的敌人至少能被瞄准,就怕难分敌我的东西。很多东西,用对了就受益,用错了就受缢。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我暂时不修仙,但还是值得用这句话提醒自己。

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这些年互联网教育发展的如火如荼,不少人抓住了趋势,赚得盆满钵满。行业发展好,吸金能力强,这理所应当。但由于发展缺乏足够的监管,市场上劣质教育比比皆是。虽然在市场经济下,劣汰产品很大几率会被淘汰,但这一切还是由消费者的认知决定,而消费者的认知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所选择的教育商品,因此教育商品也许更能晃过有效市场的底线。我相信有效市场的最终选择,但以教育为试验品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互联网教育发展正值势头,吸引了很多人想从事教育。设计界某位前辈在课程中对新人说,“你们未来(的高收入),也只能是做教育。”从个人经济上,你很难说他提供了一个错误思路。但纵观整个行业:如果前辈的工作是教育新人,新人学成继续从事教育,只是因为教育行业的特殊性——短期内一套内容可以多次复用,成本低,吸金强,边际效应弱…我想我很难回避这与庞氏骗局的相似性。

当然,真实市场中这种模式很难发生。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不管你是老师、师父,还是师傅,授其业更不忘传其道。否则此类教育,不是杀人,更是诛心。

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跨入教育行业,最好再赚的盆满钵满…我还是会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教育从业者应该有的初心,或者说必须恪守的,底线。

圣乎!尧舜其犹病诸。

香港事件文章下点赞第一的评论:

“作者是想跟风写10万+的文章还是也是真的一叶障目? 他们对机场的占领行为确实过分了,但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作者好好说说。 确实是有警察假扮示威者故意搞臭示威者的名声,如果你是示威者,你不气愤? 还有打游客确实不对,但打那个环球时报记者,呵呵。”

有点哗众取宠的意思。

做事情讲原则,但原则有大小,大原则之下可以违背小原则。

政治是一场博弈。香港暴徒示威,影响到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人民安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要想进一切办法尽快解决这一切,而不是和你讨论“示威者也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的,…”

如果执意抓住其中一个小点讨论对错——首先这个世界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难议对错——无非就是想说,“你们所谓的正义人士也不是完美的嘛,你们也有错,我为何要支持你们呢”,如此背弃了大原则,才真的是一叶障目,舍本逐末;因为你看见的是一个细节,而不是系统,脱离了系统的细节是没有意义的。

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完美情况,这场博弈鲜有帕累托最优。

即使真的有警察丑化示威者,又如何?不这样做难道我们真的要用爱感化吗?我们做不了圣人,孔子说:“…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尧舜都做不到,就不要难为我们自己了。

说到底,国家是一个利益集团,是合法暴力垄断者,不是一个伪善论坛,我们需要成熟一点。

硬派健身

接触到一个很有趣的概念:硬派健身。预感它会是一个很好的直觉泵。

我总结了几点关于阅读的看法:

首先,阅读的独特性在于其表达的形式相比其他媒介会更加抽象,不抽象就无法深入思考,因此阅读会是一个深入思考的开始。

然后,今天的信息时代,即使是对文字有执着的受众,也可以通过更多的媒介传递选择在时间空间思考节奏上更适合自己的方式,比如微博、公众号、得到等,不只局限于传统书籍。

最后,阅读本身是一个思考方法,不过脱离结果的方法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不得不说,数字对人有很大的吸引力,因此很多人会因为已读书籍的数量感到自豪,逐渐本末倒置。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我不想刻意追求走更多数量的路。不过很多时候,即使知道追求数量毫无用处,还是会不自觉的盯着数字。这也许是写进基因的。

湛庐文化的slogan很让人兴奋:与聪明的人共同进化。湛庐文化出版物中有很多优秀的思考、通识类书籍,可惜的是这类高质量书籍在表现层上与励志、鸡汤、成功学书籍很像,个人感觉“道理都懂”、“读了也无法实践”。当然,它们和成功学这类精神鸦片是截然不同的,可是为什么也容易给人留下“好看却没用”的印象呢。

我理解:书的价值不在于文字本身,也不止在于作者的思想,而是在于和作者思想对话的过程。对话引发思考,思考让我们赞同、反对或持疑,深刻的赞同、反对与持疑让我们理清逻辑,形成新的知识。知识形成方法,方法让我们在进行工作时更加正确、高效。(这里的工作可泛指任何事情)

然而,方法只能排除一些错误选项,指明目标,降低无谓劳动。方法论很难减少我们完成工作面临的必须劳动量。也就是说单纯方法很难让人体会到不劳而获。

我们很多时候阅读一本书,是希望它可以帮助自己 舒适地  改变现在的窘境,这是一种不劳而获的心态。

在知乎看见一个的答案,“只读,不实践,是很难带来改变的”,单独这句话很多人听过,却无法深刻理解,我推测是它无法在我们大脑建立形象的逻辑关系,无法内化产生行动。

“想想你读《硬派健身》,难道看完文字就能长出肌肉吗?”

很好的直觉泵。

小偷

“贼对社会产生什么害处?我们都知道,贼偷东西当然不对,但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贼并没有减少资源的总量,他只不过是把资源从一个人的口袋转到另外一个人的口袋而已?贼之所以对社会有害出,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贼的存在,人们增加了做锁的成本。社会为了防范这些贼,得消耗资源,而贼为了偷东西,也要进一步小号其他资源。所有这些资源都是社会不得不付出的净损失。”

图洛克在上面说的锁不止局限在物理意义上,应该还包括人们为了防止小偷偷东西而做的一系列防范行为,这些行为都会产生成本。同时小偷偷盗行为本身所花的努力,最后甚至会大于被偷到财务本身的价值,因此这些财物本身的价值就荡然无存了,这些努力对于人类社会的发展是没有正的贡献的。因此上述行为都造成了社会的无谓损失。

同时,价格有三个主要作用:

传递短缺的信息;指导人们选择不同的方式进行生产;解决奖惩问题(财富的分配方式)。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解决财富分配问题,财富如何分配将决定社会能产生多少的财富。因为小偷的存在,价格本身决定的财富分配方式受到了干扰,社会可能产生的财富总量也会受到负的干扰,因此小偷将会为社会带来多的损失。

联结

几百年来,我们一直坚信:艺术和哲学是人类存在的根基,而科学和技术只是文明的外延。我们总是听人说,对美的体验和洞察只能通过艺术来获得,但艺术又从何而来?它难道不是一种二手的、有限的描绘,其源头正是对广阔世界直接的观察与体验?知识能为这些观察赋予重大的意义。看到昆虫振翅、阿米巴虫分裂、胎儿成形,你或许会惊叹于自然的奇妙;但只有去追寻这些现象背后的原理,你才能体验到最强烈的震撼。

联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