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问题》第一章 – 现象与实在
“这里,我们已经开始遇到一个在哲学上引起大多数麻烦的区分——“现象”与“实在”的区分”

《哲学问题》第一章 – 现象与实在
“这里,我们已经开始遇到一个在哲学上引起大多数麻烦的区分——“现象”与“实在”的区分”

笔记:
原文说我们努力地观察事物的颜色,却无法获得其本质的颜色。我想说的是,此刻我们正在确切经历的事情——我们百分百确定其正在真实发生——下一秒成为记忆,我们就再也无法彻底确定它是曾经真实经历,还是被注入的记忆——哪怕就发生一秒前。

此刻的我能准确预料下一秒的我将无限怀疑此刻真实的我正在真实经历的真实事件的真实性。

《哲学问题》第一章 – 现象与实在 “世界上有没有什么知识是非常确定的,以至于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会加以怀疑呢?”

《哲学问题》第一章 – 现象与实在

“世界上有没有什么知识是非常确定的,以至于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会加以怀疑呢?”


 

只读了前半句:世界上有没有什么知识是非常确定的。

笔记:

1.如果有,最可能是数学。

2.但数学的1+1=2似乎也是基于经典世界观的物质的恒存(我感觉这样用有点不合适,但又想这样用,读者应该能理解一点我的意思)或量的可累计的预先设定(什么是我理解的预先设定:在经典世界观中一个物体在这里就在这里,不会在其他地方,而量子世界观中一个粒子可以同时在多个地方,这在经典世界观中是难以理解的。是为预先设定)。如果设定改变,比如在另一宇宙中,一个物体加另一个物体就瞬间成了三个物体,那1+1=2就不成立,成立的是1+1=3。

3.所以经典世界观中的数学对经典世界观是确定的,对其他世界观不知道是否确定(但目前,他对我们的量子世界观似乎也是确定的)。但我相信他极有可能是确定的。即使是1+1=3代替了1+1=2,不变的还是数学这个观察记录世界的角度,这个角度是确定的。

4.有没有不接受数学角度的宇宙存在呢?谁知道。有的话在今天也是很难想象的。

5.有没有什么“知识”是非常确定的?“知识”是意识所特有的,即主观的。没有意识的石头是感受不到知识的。所以,一个宇宙如果存在知识,那一定存在意识。那么非常确定的知识,可能是“我思故我在”。

6.上面所有讨论的基础都基于对“世界”等关键词语的我的个人主观定义,没有过多讨论。比如,何为世界?何为确定?何为理性?何为人?何为以至于?何为不加以怀疑。关于“世界”,考虑的是所有可能存在的宇宙,不限于我们所在的今天的经典宇宙。

7,所有可能的世界中确定的知识 → 由所有世界共有的公理所衍生 → 需要探索所有位置世界的根本共性。不通过观测而通过在自己世界理论框架下对其他世界推理希望得出确定结论,我想是不可能的。

 

 

结论:

世界如果泛指任何可能的世界,那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1.对问题的讨论需要基于已知共识,即当前世界的公理。

2.对当前宇宙外的未知宇宙(未知世界)的讨论,需要基于未知世界的公理。

3.基于已知的公理,无法推出未知的公理。公理只能实践观察,无法推测。

“学习”被 ……

“学习”遭受曲解。我一直把学习当作治理学问陶冶自身的东西,现在却广泛理解为为用来追求“更”多、“更”好的工具,甚至沦为功利主义者的遮羞布。这不能代表学习,只是学艺。

2022 1月 冬

成都的冬天来的很急。先是向天空撒下一层厚厚的霾,接着几次气温骤降,起床开始变得困难,每天早上的五个闹钟成了我精神上的第一杯咖啡。

寒冷罩住属于它的每一个人,一年到头的疲惫像白油漆一样被刷在白纸上。喧嚣似乎少了不少,我们把自己裹得严实,小孩儿开始准备过年。

(她是如此严厉而又冷静,总让我想到母亲。)

光阴苦短

光阴苦短
思念交缠
扰我安眠

2019.10.24

新年

1.自由

自由天赋是一个愿望。我们希望自由天赋。我们希望的还有资源无限,所有其他人和物都被“我”这个个体支配,这实在有点理想主义了。

有朋友应该会说,我没有希望所有人和物都以我为中心,我希望大家和谐互不侵害。总之,都是希望世界按照我们自己的理念运作,而其实不切实际。


“其实,带不带口罩是我们的自由”。“其实”后面揭示的实在不是真理,是理想青年的一腔热血。不带口罩是我们的自由,那支持戴口罩的人看见你没有带一刀捅了我也是他的自由。国家就是消除了任何人对任何人的敌对状态,政策就是我们彼此牺牲一点从而让大局面尽量运转的下去。

荣誉属于真正投身于战斗的人。


2.带宽

普通人注定是难懂政策的。政策的对错也只有历史知道其对错。

我们不懂如何运作国家,但我们可以发表看法;甲方不懂设计,但可以指点。术业专攻,普通人对某一不相关领域能了解的信息和思考深度是有明显局限的,就像用2.5m的带宽去播放4k电影,看到的一定是支离破碎。

疫情要求党员奔赴在前线被敬仰,老龄化要求党员多生孩子却被简单诟病,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一定是老龄化没有疫情听起来恐怖,(一个国家都是小老头老太太多可爱啊),生孩子也没有就义听起来壮烈。我不知道这个政策最后对不对,但我相信上面这一点是值得探讨的。


3.权利

中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人大代表类的选举投票似乎并没有找到我们(其实楼下贴了的),说权力只是走个流程吗…为什么会这样,能猜到的原因应该很多(类似可能因为十三四亿人口一人一人投票成本是在太高… 并且我乐观猜测,如果我要行使投票权,应该不会公然受阻)。不过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真的做好了行权的准备吗?


每个人拥有权利,但权利的目的是为了人民利益,而非享受其带来的肆意妄为。一个成年人应当要求自己为行为负责。对于重要选举,投票前应先做足学习准备,并且对可能产生的错误自觉承担后果。就算法律没有过多要求,但每一个理智爱国的人都应如此,不然只会剩下愚众政治。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知行合一却寥寥无几。

如果缺乏明确的标准,放弃投票也是行使公民权的正确方式。


4.存异

存异是承认对方思考这一行为的正义性,是辩论后支持对方思想的存在,而不是无论什么都和稀泥般“你说的其实也有道理”。没道理就是没道理。如果我们讨论的是数学而不是证伪时间较长的人文科学,想必小孩子也能明白这点道理。


面对不认同的思想我们应当有勇气辩论,如果被说服也应该不害怕低头。向真理承认错误,并不可耻。维护真理,也需要同样的勇气。

我会表达自己的看法,但反对同化别人。这是我支持的价值观多元。


总是妄想从别人的看法中寻出些微的共同点来证明我们其实是相同的,这不是兼容,是狗屁。既然已经相同,那还是存异吗,这是真正行为上的消除异见,麻痹地以认为世界依然“和我想的一样”!说出“学习是(为了)理解别人,而(一定)不是质疑别人”是何等的荒谬。如果真的践行了自己说的“学习是理解别人”这一和事佬哲学,那为什么又无法理解我呢?

另外,我学习没有目的,只是它让我感觉很好。


对普通朋友我大不会谈有的严肃话题,想不到你也缺乏辩论的勇气。

当时语气那么强,只是出于其他原因想攻击你。


5.时间

我们总幻想成立的事情就是永远,但“谁敢和永远打保票”。

如果变了我还装作无事发生,那才是真的不尊重。我不舍得往仅剩的半杯酒里不断兑水,让他看起来依然满杯。

——— 2021 哈哈哈 ———

2021可能是不好的一年。

前段时间网站欠费数据被清空,好不容易找人恢复,以为一切如初。

今天才发现,唯独21年这一整年的东西没有找回来,被擦的干干净净。

看来是真的彻底过去。


仅留手机上险存一段历史文字。

过了一年了

听见说野菊花开了

怎么会在十一月开呢

印象中九月才和你去公园看了菊花

那才是菊花盛开的日子

但又发现

这已是去年九月的事情了

今年的九月你在国外

没有回来

今年的九月好像还没过

就没有了

2019.11

 

花火(Live)

陈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