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和战栗

信仰骑士只能依赖他自己,他感受到不能使别人理解自己的痛苦,但他并没有那种虚荣的想要指引他人的欲望。这痛苦能使他确信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他太认真,因而不会有虚荣的欲望。假的信仰骑士因为迅速精通指引人之术很容易泄露他的真实身份。他没有领悟的一点是,如果另一个人想要走相同的路,他必须是完全的单独的个体,不需要任何人的建议,更不需要从急于把自己的建议强加于人的人那儿获得建议。同样在这里,忍受不了做不被人理解的烈士的人跳离这条道路,选择了一条方便之路,在这条路上有世人对他们精通此道表达钦佩。真正的信仰骑士是个见证者,绝不是个教师,他的深刻人性就在于此。这深刻人性比那对别人祸福的愚蠢的关心要更有价值,因为那对别人的关心是以同情的名义而受人尊敬,但它其实只不过是虚荣心而已。因此,一个只想做见证人的人会承认,没有哪个人,即便是最卑贱的人,需要他人的同情,或是应该被贬低以使他人抬高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