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2日

1.

在谈话的时候,我被当做了悲观。

因为我,触及到了听众的悲观。

然后朋友会来“安慰”我,“帮助”我。

更多人觉得我们不应该看或者应该少看不好的一面,生活就会快乐。

而不是看向它,正视、接纳并影响它。

2.

不管活得有没有意义、好不好,在朋友或旁人看来可能都是不好:因为他们早已在心中盲目刻画了自己关心的人应该活成的样子的模具

──即使他们不懂(即使懂也不能),但他们仿佛就该有个模具。不然,每天谈些什么呢?

面对主流人生目标我停了停脚步。

然后,甚至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

3.

如果追求的是快乐,那为什么又要以放弃今天的快乐为代价呢──即使他们同样有意义。我们总想着去旅行,却始终忙着收拾旅行箱…

4.

救救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