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1


哲学相较于鸡汤,于我而言不在于谁的观点更喜欢,而是哲学经历了严格论证与思辨

(何况鸡汤媚俗,更容易倾销)。

鸡汤喜欢用温钝的文笔、不值得推敲的比喻、不具有统计学意义甚至虚假的事例,告诉读者可以如何。它的确带来了一些可能性,对情感是一种慰藉。但这种可能性是肤浅的,选择它只是一个独立念头的转变,就像幸运转盘。而当外部冲击到来时,就显得异常脆弱。而哲学由逻辑证明得来,它的观点更加系统与缜密,值得探索。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

我记得上半年一个人生观的转变,类似应该追求名利(不要笑这么俗气的词语,它过分普遍地存在)还是生活。最后得出“生活”,不是因为看见一句鸡汤然后叹口气说“算了,就这样吧”,而是通过数学推导与证明。因此它非常重要。


顺便,这个转变对我而言是极需勇气的,因为生活本身看起来太普通,普通得像个懦夫。

今年我记得的另一个事情就是,辨别好与诱惑。有的东西即使已被证明为不好,但表面依然吸引,是诱惑。


我证明得出而不只是选择了一个观点,真他妈的幸运。

愿上帝保佑我们免受友人的攻击,要是攻击来自敌人,我们倒能设法自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