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魅

现代思想对宗教的祛魅将信念(不只是对宗教的信念)从人类心中狠狠地剥离了开来。没有了(共同的)信念,我们更加感到孤独。

很多时候我们沉下来思考生命的意义。像在这之前、以及之后的数代人一样,虽然它已经“烂”到街头巷尾、却依然持续困惑着我们。

我会思考:如果生命(无论于个人、还是人类共同体)有确定意义(对现代人,可能更指理性意义,也就是目的),那这个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即我们想寻找一个意义,从而明白生存的价值(世间,我们不能白来一趟),那这个价值本身又意味着什么呢?我们为什么要追求这样的价值?我们只能又寻找这个价值的意义,即意义的意义。我们陷入了意义的循环。

然后,我不再想得出具体的结果。我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有的东西是在思考过程中突然钻出来的。我想,既然这样,生命本身,是否就是最大的意义?它一直在那里,存在着。但现代化进程中,人们更加从长远打算,长远存在着未知,未知蕴藏着可能。习惯使然,“长远”成了一些人的核心价值观,人们在长远中查找意义。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忽略了生命本身。

“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不要总说什么从长远看。从长远看,我们都死了。”

粒子的震动涌现了生命。对粒子而,它可能并没有什么目的。对人性,我们可以适当放轻放轻功利主义 utilitarianism 。


(思考后的)漫无目的,是勇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