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

我有时候会想,可能很多我一直在追求的东西,本就没有人们描绘的那么动人,艺术终究是有想象在里面的。

也许,他们真的骗了我吧。


那些喝酒不醉的人,真可怜。喝不醉,不就像吃不饱一样吗。

酒带来的轻松虽然徒劳,但也是极其真实。然后我发现,可能不光有时的平淡是假的,讨厌甚至也是假的。好像只有最真实的一面摆在眼前,我感觉越来越少这么真实地接触自己。


然而,我也不知道哪种是真哪种是假的了。可能,只有眼前的,才不显得那么假吧。


我变得好奇怪


***h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