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侣与哲学家

如果我们说人工智慧可以让机器下棋下赢一个人,这并不是证明电脑有意识,只是证明,进行数学性的计算是不需要意识的。也许我们更应该去看人工智慧做不到的事。它可以“玩”,但是它完全不知道玩耍的精神;它可以预估未来,可是它无法为未来忧愁:它可以记录过去,可是它永远无法为过去产生喜悦或悲伤;它不知道怎么哭,怎么笑,怎么对美或丑反应,怎么感受友情或慈悲。最重要的是,一套人工智慧系统怎么可能会怀疑自己是什么?自己死了以后会怎样?说得准确一点,电池没有了之后会怎么样?我是谁?心的本质是什么?就算是一个人工智慧系统,甚至是一个用血肉做成的电脑,都没有办法问出这些问题,更别说寻找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