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未来发生什么大灾变

假如未来发生什么大灾变

让世界重归黑暗

人们不再钻研科学

拜倒在虚幻的神和压迫的权力之下

被偏见和狂热蒙蔽

只看到眼前的计较和平庸的善恶

我希望至少你、我

我们这几个人还记得

这个世界曾经拥有过爱因斯坦

拥有过相对论

这个美丽的理论

 

摘自 万维钢《精英日课》

献给未来

2019第一本书《变量》。

元旦下单,读得很慢,春节用四天空闲时间看完。豆瓣评分7.0,读完觉得亲切,因为没读到什么颠覆性的大道理,却不断有新观点令人兴奋。

技术赋能、重建社群、硅基城市、多核城市、城市收缩、劣势&优势 …许多观点自己以前从未思考过(原来世界可以是这样)。 “素质教育远优先于课业教育”,这样优秀的教育观念率先得到执行的地方竟然是四川广元的的范山小学,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贫困山区小学。同时还让人想去逛逛义乌,听小商贩如何提前半年准确预测国际局势。

春节,书沾了油,人也沾了油。

何帆老师在最后写到:

“太阳既不留步,也不赶路。它像雪花一样寂静,像清风一样拂面。它看到了世间的一切秘密,却只是无言地照在所有幸福与不幸的人身上。”

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科学:预测&可证伪性

在《这才是心理学》中首先学习到的是“这才是科学”。

学习科学首先要了解科学的基本概念。第一科学是预测性的,“事后诸葛亮”的行为并不具备任何的科学价值。当我们尝试对一个事物进行解释的时候,能编出一千种理由;如果发现之前解释的解释的现象其实是错误的,又能马上一拍脑袋说:“哦,我早该想到,刚刚说的不对,其实应该是这么一回事…”。不只是面对严谨的科学数据,在任何事情前,我们都应该做到预测,而不是事后解释,因为在现代的社会,我们解释的能力实在太强,有时连自己都会被说服。

第二,科学是可证伪的。在阐述一种理论的时候,请保证你的理论是可以被证伪的,即告诉我,如何验证你的理论对错,在哪种情况下能证明你的理论是错误的。真正的科学不怕被证伪,科学欢迎被证伪,这真是科学蓬勃发展的原因。有人说,“我在人的大脑里发现了两种小精灵,他们真实存在,有着固定的形态。但是当有人试图去观察探测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提前得知,然后藏起来,你怎么也找不到他们。”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证明这个这两个小精灵的不存在,也就是说这个理论不可被证伪,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它不被称为科学。

我运用吸引力法则,可是,吸引力法则目前是无法被证伪的,因此它称不上是一门真正的科学。不过我也从来没称作它为一门科学,不深究它的客观存在性,只是我相信它,因为通过吸引力法则,我确实让一些事情变得更好。有人说这是心理作用,那么你可千万别小瞧心理作用。小瞧心理作用,正是因为你对心理学的不了解。

宗教,如果让事情变得更好,可以处理政治与道德之外的事;如果让事物变得更坏,就是迷信邪说。科学还有许多其他要素,先认识这两点,已经能处理很多问题了。

22theEnd

2019.01.14 这一年形成的想法:
1.小趋势
2.微设计
3.思维模型驱动
4.跨学科思维[在手里拿着铁锤的人看来,世界就像一颗钉子]
5.有效阅读[目的,方法,结果]
6.暗时间
7.[给别人]聪明,而不是努力(努力越来越像一个消极词语)
8.[给别人]试着思考,只需动动脑子。
许多人(尤其工作之外)不会思考,你看他们好像一个化学反应方程式,而已
9.[给别人]尊重,不强加世界观,可以否定但仍觉得合理

*其他:
收益递减、
减少选项、
目的

收到匿名蛋糕,我日,吓死。

僧侣与哲学家

如果我们说人工智慧可以让机器下棋下赢一个人,这并不是证明电脑有意识,只是证明,进行数学性的计算是不需要意识的。也许我们更应该去看人工智慧做不到的事。它可以“玩”,但是它完全不知道玩耍的精神;它可以预估未来,可是它无法为未来忧愁:它可以记录过去,可是它永远无法为过去产生喜悦或悲伤;它不知道怎么哭,怎么笑,怎么对美或丑反应,怎么感受友情或慈悲。最重要的是,一套人工智慧系统怎么可能会怀疑自己是什么?自己死了以后会怎样?说得准确一点,电池没有了之后会怎么样?我是谁?心的本质是什么?就算是一个人工智慧系统,甚至是一个用血肉做成的电脑,都没有办法问出这些问题,更别说寻找答案。

无动摇者

儿子向父亲谈论佛教,儿子是和尚,父亲是一位哲学家。

儿子说:“佛教的精华教义一点也没有什么异国情调,…,这些教义简而言之,就是在分析和解构快乐和痛苦的过程。痛苦来自于哪里?它的起因是什么?如何解决它?…佛教能够深入痛苦的来源。

“所谓的‘有情世界’,是充满痛苦的。但是请不要以为这是一种悲观的世界观,这只不过是一种观察罢了。…要找寻解法,你先要知道是什么创造了那种痛苦。在初步的探索之下,佛教的结论是痛苦来自于欲望、执着、憎恨、骄傲、嫉妒、缺乏识别力,以及所有被指定为‘负面的’或‘障碍的’心理形态,因为这些状态会搅乱心绪,让心堕入一种混乱和没有安全感的状态中。

“不要把‘平静’和‘无感’当做同一回事。稳定的心灵修行特质之一,就是不被外界事物所影响,不论这些事物是有利或无利的。修行者的心就像一座大风吹不动的山。对于他所遭遇的困难,他不受困扰;对于他的成功,他不会欣喜若狂。不过这种内在的平衡既不是无感也不是不在乎。伴随的是一种内在的喜悦,一种心灵的开阔,这种内在喜悦对外的表现是一种不移的慈悲。”

佛想帮助世人消除心中的痛苦,并且是从痛苦的根源寻找,于是告诫人们戒掉欲望、执着、憎恨、嫉妒…这不止是一场消除,更像是一种剔除。剔除以后,内心便无法产生痛苦。

社交时,“内向”和“外向”是人们常被标记的一类特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内向就成为了一种略带贬义的性格。胆小,不说话,不善交谈,不合群…这些都成为了内向者的标签。而内向者注重观察细节,善于思考,善于发现潜藏问题等特点,却被忽略。

心理学上发现,人们似乎更关注,也更善于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让我们说出形容形容心情很好的词语,可能一时间只能想到开心,愉快,高兴,兴奋,激动这几个,很多还是意思相近的。如果让我们说出形容心情糟糕的词语,难过,伤心,绝望,后悔,抑郁,懊恼,生气,愤怒,恐惧…蜂拥而来。负面情绪帮助我们生存,因此负面情绪给我们的印象更深。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他负面情绪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出现或者即将出现不好的事情的时候,它们向我们发出信号,我们及时做出反应,避免了很多更坏事情的发生。

很多人害怕焦虑,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为焦虑本身更加焦虑。我们认为焦虑是负面情绪,降低我们的生活品质。焦虑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焦虑像警报器,警报器响起,意味着灾难发生,我们应该产生解决措施,而不是想办法把警报器的声音关掉。除非警报器坏掉,一直发出不正确的信号,这时候才该考虑维修一下警报器。

面对轻微的焦虑,或者生活中正常出现的其他负面情绪,试着接受,根据它的指示,解决问题,它也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自然消退。

没有了负面情绪,没有了欲望,从而内心平静。没有欲望,利于统治,利于和谐,甚至利于幸福感提升,却阻碍了人类的探索与进步。自然进化出了欲望,便是让人类在探索的道路上永远前行。

修行者一直存在。他们像黑暗中的明灯,帮助我们看清前方的路。可是该往哪个方向走,仍然取决于我们自己。他们帮助我们更好地表达自己的生命,但并不是要让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他。

喜欢阳光。但当你无限接近太阳,也只会被烫伤。

 

设计:我要做的究竟是什么?

通过设计帮助原本粗糙的事物(比如路边小摊)提升质感,俗称的有逼格,并不是要用一些手法烘托出吓人的、敬畏的、苹果发布会般的氛围,而是需要帮助其传递它原本的、真实的、应有的、或者期待被人看到的感觉。

很多时候我们不知如何下手、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需要做的,究竟是什么。

分析需要传递的气质,然后传递到位。

品质,并不意味着高高在上。

 

看他们帮一家猪肉店做的思考:

     

常见的所谓 “高端大气上档次”(先做对比)

駐村不是藝術家的專利!設計師快閃奈良,以共享為概念為地方豬肉品牌打造簡約活潑新印象

 

2017年的「Design Camp in NARA Japan 」设计师驻村计画,找来台湾、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共三组设计师,在有限的时间内,一同深入奈良县东吉野村与当地设计师合作,向在地商家企业提出「沟通设计」新方案,企图透过设计将品牌价值传达出去,让在地国际化。其中由新加坡设计事务所Roots的Jonathan Yuen与在地设计师Kensuke,共同为猪肉品专卖店「ばあく」(Baaku)重塑品牌形象而设计的CIS识别系统,于目前正积极透过当地政府募资,非常有望在不久被具体实践。

(Design Camp昰「DOOR to Asia」设计师驻站计画延伸出来的地方活化快闪计画。DOOR to Asia自2015年起每年集结8位来自亚洲各地的设计师,在背景调查与实际执行只有6天的时间内与4组特定区域业主合作,协力针对地方问题找出答案。对于设计师来说,提供了一个思考、面对区域活化和灾区重建的机会,而计划本身就像是替地方与设计师打开了一扇大门,透过设计突破语言界限,带来小而有力的希望。)

引文地址:https://www.shoppingdesign.com.tw/post/view/3430

小狗钱钱

设计师为客户完成需求得到报酬。但如果设计师把报酬作为直接目的又感觉上不了台面。

很多人认为(至少是认为),钱很俗气。剩下的人认为,他们很可笑。

目标是一致的,只是实现,与运用它的方法不同。

我希望赚更多的钱,这样能更好的实现、与扩大自己的价值,能帮助更多值得帮助的从事设计、或其他的朋友。

有人认为钱让人变坏,但其实它仅是一个放大镜,放大别人的优点与缺点,放大自己的优点与缺点。

我们误解,只是因为我们不懂。

设计从选择客户就已经开始了

迈克尔·贝鲁特说:“与聪明的人共事”

在一定程度上,(非专业)设计点评不仅阻碍了一大群优秀的设计师创造优秀的设计,同时也让更多的浮躁的设计新人终日抱怨被点评而忽略了对于自己的提升和对于作品质量的追求。

选择客户类比为摄影的前期准备,设计过程为拍摄中,提案与反馈与解释为摄影后期。三步当中的每一步都共同组成了一个标准化设计流程。

设计师需要听取意见(但不一定是采纳),同时希望意见是理性(但不要求一定有效)以保证设计效率与信息整洁度。同时需求方能对设计师给予绝对的相信与尊敬,所有的疑虑都应在合同签署前被全部解决(需求执行从选择设计师起就已经开始了)。追求自己提出的疑问是简洁有效的,时刻提醒自己需要对言论负责(《论扯淡》[美] 哈里·G·法兰克福 ),为设计师保留尽可能的最终决定权。

提出需求,而不是要求。

若一个设计师不够优秀,没有对作品终身负责的态度,他应该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

研究11 敲敲木头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中写到,斯金纳认为,在某一特定的情况下,你的行为都很有可能会伴随着某种结果,得到赞扬、报酬或者疼痛、尴尬。前类结果被称为“强化”,后一类被称为“惩罚”。伴随“强化”的行为很有可能会让我们在今后遇到类似的情况时重复,而“惩罚”会让我们弱化。

“你是否从曾经敲木头以求好运?”

斯金纳讲到“迷信”。他说,人们迷信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相信或者揣测在迷信行为和某些强化性的结果之间存在联系,虽然实际上两者并不相关,但是人们相信这种联系是因为该行为被偶然的强化过一次、两次或者几次。斯金纳称他们为非关联性强化。

“如果你认为这(迷信)是一些人类的特有行为,那么我将给你一只迷信的鸽子。”

在研究实验中,斯金纳将8只鸽子连续几天喂给它们少于正常进食量的食物,让它们处于饥饿状态,由此增强寻找食物的动机。随后他将鸽子放在试验箱里面,每隔十五秒会有“强化物”食物投递。斯金纳观察到,其中一只鸽子形成了在箱子中逆时针转圈的条件反射,在两次强化之间转两到三圈,另一只反复将头伸向箱子上方的一个角落……8只鸽子中有6只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反应。

在实验者看来,尽管无论鸽子是否有明显的“祈祷”类动作,“强化物”都是十五秒补给一次,但是因为鸽子其中一次的行为被偶然“强化”了,让它以为两者是关联的,于是开始了一系列“迷信行为”。

 

那么:

1.怎么断定一个行为是否为迷信,对此行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2.面对一个事物的时候,我们会偏向于用什么标准去判断?

 

根据查询到关于迷信的定义和常识推测,痴迷的,非理性的,无依据的相信某件事物可称为迷信,非科学(感觉这里的非科学包含了未被证伪的未知事物)地相信也可称为迷信。因此,迷信是客观存在的,但是由此带来的结果并不一定是消极的,包括政府对于无危害性质的迷信(如宗教)也是不干预的。对于痴迷且非理性的相信我们一般表示反对,但是对于未知事物的适度崇拜却未尝不可。

我对“吸引力法则”“超心理学”很感兴趣,接触吸引力法则有七八年之久,近年在电视节目上也经常听见这个词语,自己亲身试验,感觉“有效”。吸引力法则目前也没有被广泛接受的科学依据,不过对于此类美好的事物我总是敬畏和欣赏的。有时候想到,可能到未来,吸引力法则被证实,我们将会成为“先行者”,若被证伪,那我们就和曾经跳大神的差不多吧。每个“迷信者”都会自得其乐。不过至少目前,吸引力法则带给我的更多是有益的东西。加上自己也亲身经历过关于“预知未来”的事情,提前两天精确到了准确的人物和毫无关联的对话内容,(并非看到事物一瞬间觉得似曾相识的心理学上认知紊乱,而是在前两天突然大脑弹出一段和之前毫无关联对话,第三天真实上演,且个人排除“之前别人对话被潜意识听见而自己不知道”的情况),未来是个神奇的东西。

因此,对于可爱的迷信,我更喜欢叫它“迷迷糊糊的相信”,带一点天然呆,而不是“迷惘地相信”。

 

而第二点,我们该用什么标准去判断一个事物?

前段时间老罗说,我是一个国际主义者,我不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自卑或自豪。这句话对我而言,完全能理解他的想法,即使我是一个自认为爱国的人。站在未来,如果所有国家和组织能和谐成为一个大的集体,从思想精神层面,应该会是比现在更加高度的文明。但是在今天的角度,为了自己的发展,如果更多民众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甚至行为,是不利的。我想允许我们的思想和行为不统一,我也喜欢当自己处在一个事情当中时跳出来,评判自己,但不一定会影响接下来的行为。思想可以超前,行为还是不能太脱离当下。我们做的不一定是正确的,但应该是最适合的。

风水学,在很多不了解风水学的人看来,是迷信。古代风水确实可能没有被总结出“科学依据”,但是风水又的的确确是古人对于大自然的总结。到了今天,有的东西有了依据的支撑(或者本来就有依据,只是不相信的人没有了解到而已)。简单了解一下风水发现,书里记载的靠山靠水之类可能只是因为那面靠山靠水阳光充足会便于种庄稼,从而让农业家庭更加富裕。这样一来曾经被认为“迷信”的东西,变得不“迷信”,而行为本身好像并无变化。因此,迷信可能也只是相较于当下而言的。或者觉得对方行为迷信本身这个信念,可能也是一种迷信。

对于事物的评价标准本身就是局限的,我们只需要思考怎样的标准对于当下发展(当然也要考虑对未来的影响)最有利便好。

在斯金纳的实验中,实验者认为,鸽子做一些“祈祷行为”对于自己能不能获得食物并无影响,因为实验的设定就是每十五秒钟投递一次。不过跳出实验本身,在上帝视角观察,鸽子的“祈祷行为”是否让会让实验员观察记录,让实验时间足够长,又的确让鸽子持续性的获得了食物呢?如果鸽子并不祈祷,可能一分钟就被拖下了实验台,如果祈祷,可能让实验员观察了十分钟,自己也确实得到了更多的食物。

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个想法,都是和他数十年的所见所闻关联起来的,这构成了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截然不同。以前给别人提到催眠的时候,他觉得绝对不可能,他的想法在我看来也觉得绝对不可能,这样客观存在的事物怎么会是不可能的呢?然而,两者又都是可能的。

在很多时候我们的确很迷茫,迷信,盲目跟风,我们需要理性一点。上学的时候我们批判“应试教育”,然而自己却根本没有好好了解。我们调侃“**党”,说**党宣言就是洗脑(听语气感觉像是在说法轮功),老师打断了我们(的话),说:“要批判**党宣言是不是洗脑,你先去读了再说!”

而他自己也不喜欢**党,这应该是一种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