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知识不在于知识本身,而在于受众自己有没有对它进行批判性的解读。网上备受争议的名词“二手知识”,指的更像是较于“经典”而言的,对“经典”的“非经典解读”。

我们像不用脱衣服的妓女。但又比妓女更低劣。因为我们看不起妓女。

父亲

通过照片注视父亲这一代人,他们就突然从叔叔阿姨的样子、变成了大爷大妈的模样。

白发像早晨很薄很薄的雾,蒙在每个人的头上…

对于岁月静好的老人,我们可能会自然觉得不要打扰,但对于身边的朋友,又总是不自觉让他们按照自我们的想法生活。比如内向的朋友、孤独的朋友,我们总忍不住劝他们,你要外向一点,你要多交朋友。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让他直接做你认为该做的事情。你可能没有看见他在内向中的缜密,没有看见他在孤独背后的思考…总之种种的优点。你只看见这种性格在主流观念中被印上的消极符号。即使,即使没有优点,这些性格本身,就不该当做人性被尊重吗?


可我们对朋友也不是只能无为。如果我真的觉得他比如内向得有点影响正常生活、而我也只能基于自己的世界观确实想“帮帮”他,那就用行动影响吧。比如邀请他出来玩,而不会只是口头说“你就该多交交朋友…”

2021-08-11

…所以我不喜欢职场就是因为,人是平等的,但职场之类却对人分了等级(的确是等级)。类似P8,P9的初衷也许只是能力,可最后这样的等级有没有对影响人格的判断?我们心里其实已有答案。当越来越多的道德越界事件以阿里P8、P9开头时,也许只是为了引起反差,但同时却也表示生命本身的颜色正在变淡。

***hd***

2021年08月02日

1.

在谈话的时候,我被当做了悲观。

因为我,触及到了听众的悲观。

然后朋友会来“安慰”我,“帮助”我。

更多人觉得我们不应该看或者应该少看不好的一面,生活就会快乐。

而不是看向它,正视、接纳并影响它。

2.

不管活得有没有意义、好不好,在朋友或旁人看来可能都是不好:因为他们早已在心中盲目刻画了自己关心的人应该活成的样子的模具

──即使他们不懂(即使懂也不能),但他们仿佛就该有个模具。不然,每天谈些什么呢?

面对主流人生目标我停了停脚步。

然后,甚至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

3.

如果追求的是快乐,那为什么又要以放弃今天的快乐为代价呢──即使他们同样有意义。我们总想着去旅行,却始终忙着收拾旅行箱…

4.

救救自己。